在人间-一辆载着15万副医用手套的车向武汉开去

From

王晓又要离开家了,在武汉正式封城的第五天。

离家前,母亲感觉到他的坐立不安,嘴里一直念叨着:“走来走去的这是干啥?不能消停点儿吗?”她知道儿子又要出去搞事情了,只是一听到“武汉”两字心里还是咯噔一下。 从1月20日开始,王晓开始关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,他恨不得24小时盯着手机刷消息。后来,他通过各类渠道,加入了武汉物资对接群。群里实时滚动发布一线告急的相关信息,他再也坐不住了:“没想到物资可以匮乏到这种地步,那么多医护人员缺乏最起码的防护?正在前线‘裸奔’?简直无法想象!”

行动 疫情爆发初期,各大渠道的口罩已出现脱销的趋势,王晓把给儿子准备的压岁钱拿来抢了1500只医用外科口罩,顺丰快递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。随着形势越来越严峻,他觉得是时候要大规模调集物资亲赴武汉了,而且越快越好。

■ 1月27日18:56分王晓开启地图准备出发。 1月27日(大年初三)傍晚,王晓戴着口罩,拉着满满一车自筹丁腈医用防护手套,以及一桶康师傅红烧牛肉面加六罐红牛,独自从山东淄博出发了。“出发前儿子非要和我一起去,我团队的其他人也盯着副驾驶的位置,我才不带他们,你看看这有限的空间,多带一个人少拉多少箱手套啊,你说是不是?” 这次购买医疗专用手套的善款,全部来自于团队的募捐,以及身边爱心人士的资助,捐赠数额为126208元。 “太难搞到了,哪儿哪儿都缺。”王晓托了私人关系,才联系到这批符合医用标准且证书齐全的手套,同时能以对公打入厂家账户的形式交易,统一开具发票留存,这一切保证了物资的交接流程合法正规。

一桶泡面生扛40小时 1月28日上午,经过15个小时的长途跋涉,王晓抵达武汉,在高速路口与之前联络到的几名志愿者做交接。来交接的是几名年轻利索的男生,大家都戴着口罩,谁也看不清谁的表情,不知对方长什么模样,大家就是迅速干自己手里的活,见了面也没有多余的寒暄。 随后,这15万副手套按照流程陆续分发到武汉儿童医院、武汉大学中南医院、湖北谷城第二人民医院等七所医院。从淄博出发到物资送到武汉当地医院,王晓只用了不到20个小时。 完成一系列交接工作后,王晓在群里和大家报平安,有人说“武汉人民感谢你”。随后,王晓从车里拿出给自己准备的一桶泡面,热水一冲,调料的香味扑鼻而来,早已饥肠辘辘的王晓开始狼吞虎咽。这距王晓的上一顿饭已经间隔将近20小时,吃完泡面,他马上返回淄博,路上又是15个小时,这一桶泡面生扛了40个小时。

■ 40小时唯一的一餐:一盒方便面。

返回被隔离 从山东到湖北往返近2000公里的路程,王晓加了六次油,每次在河南境内小憩半小时。一路不停循环两首歌:阿冗的《你的答案》,还有朴树的《平凡之路》;一边听着“打破一切恐惧我能找到答案”,一边看着群里不断传来的消息和图片泪流满面。 返程的途中,王晓接到多个来自志愿者和记者的电话,询问武汉一线的情况以及返回山东后的安排,“一路上聊的都是疫情这些事,也没什么机会和家人通太久的话。还好家人已经习惯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在东奔西跑,这次也只是在路上打个电话,报个平安罢了。” 他原本打算在淄博站服务区和团队兄弟交接物资,再直接返回武汉。然而,此时山东已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,凡是湖北来淄博人员不论什么原因,都需按照规定隔离两周观察。 “抱歉,我失信了”,他在志愿者群里告诉大家已经平安返回,接下来只能远程帮大家筹集应急物资。赶回淄博后,王晓只想狠狠睡一觉,等第二天30万副手套生产出来,再第一时间联系物流发往武汉。“因为物资越来越紧缺,一刻都耽误不起。”

相信老天不会惩罚善良的人 1982年的王晓,是山东淄博一名拥有九年军龄的老兵,2009年退伍后,从事煤炭铁路物流运输工作至今。最初接触到公益,是因2008年汶川地震,他以志愿者的身份亲赴一线,所到之处满目疮痍,他的内心受到极大的震撼。回到家乡,他火线成立山东老兵公益助学志愿者服务队,以帮助灾后的孩子们继续上学。 从汶川地震至今,王晓和他的团队每年至少投入十几万做公益项目,这些公益款大都来自煤炭物流板块,据王晓介绍,他每年在这一板块的收入已达上百万,足以支撑其做公益。 王晓的儿子今年16岁,去年此时,他正带着儿子在武汉旅游,武汉大学是他们打卡的第一站。“我实在太喜欢武大了,在校门口看着国立武汉大学这几个字就莫名激动,我告诉儿子一定要好好学习,以后上武大这样的知名学府。” 而2020年这一趟特殊的武汉之旅,王晓感慨颇深。“医护人员太不容易了,我发自内心敬佩他们。出发前,我哥们儿说,你管好自己当地的医护人员就行了,去武汉凑什么热闹?我当即反驳,当地的医护人员会尿裤子吗?需要穿纸尿裤吗?也吃不上饭吗?他立马就闭嘴了。”

■ 志愿者已将手套送到医院。 王晓说,自己和战友都是平凡的人,他们做的也是些平凡事儿。从汶川地震到现在,凡是有灾难发生时,大伙都积极主动去做志愿者,就想贡献一份力量。他说自己不惧怕病毒,“我就是见到这种事就想往前冲的人。我不怕感染,因为我相信老天不会惩罚善良的人。” 王晓还有一个朴素的愿望,希望儿子以后能成为医生或律师,向钟南山院士一样,从事一份可以帮助到他人的职业,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当然,眼下最重要的是,疫情快点结束吧,大家都有好日子过。

新型肺炎疫情牵动人心,《在人间》现面向全国网友征稿疫区影像日记如果你身处疫区请你用照片(视频)和文字记录你所听闻和见到的一切照片不少于3张文字不少于300字 投稿方式:微信联系人间君(zairenjianliving)

Edit

Publis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