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汉封城后的宠物营救计划-人类犯错的后果-不该由它们承担

From

武汉封城,已有10日。近900万人滞留在城内,本地人蜗居在家不敢出门,外地人在陌生的城市里寻找住处,而同样滞留的,还有独居空房等待主人归来的宠物。

在“自救”的同时,人们也在积极营救宠物。李考拉是一个25岁的武汉女生,从2017年年底到现在,她帮助700多只流浪猫找到了新主人,还因为家里猫太多被爸妈嫌弃,搬出来单住。疫情来临后,她接收了30多只寄养猫咪,和爸妈一起跨越大半个武汉上门喂养独居猫咪,为不敢出门采购的猫主人配送猫粮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目前出现了少量宠物主因担心宠物会传染新型冠状病毒,因此将宠物遗弃、伤害。对此,世界卫生组织已迅速做出反应出面辟谣,目前没有证据显示猫狗等宠物会感染新型冠状病毒(2019-nCoV)。在此,我们也呼吁大家能够尊重、保护宠物的生存权。人类犯错的后果,不该由它们承担。
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60平,30只

我今年25岁,武汉人,现在是一名初中老师。2017年,我刚刚大学毕业,想自己养流浪狗,就接触到了流浪动物救助的团体,大概是在年底收养了第一只流浪猫。其实我最开始很不喜欢猫,从小就特别害怕,觉得猫爪子特别吓人。可是当时在下大雪,猫猫在外面腿也瘸了,眼睛也瞎了,就觉得它很可怜,打算把它在家里关两个星期后放走,没有想到要养,只是想帮它把冬天给度过去。 我一开始是跟猫不接触的,把它关在阳台,隔两天去喂水,喂猫粮。关了两个星期,我就发现猫很好养很爱干净,也开始喜欢养猫了。后来我又收养了一只怀孕的母猫,就想到要做流浪猫的救助。 本来我没想过做猫咪寄养,是因为救助了猫咪,给它们找主人,很多主人过年不在武汉,就会问我,能不能把猫放到我这里来。他们是找我领养的,所以放我这里比较安心。我就买了一个猫咪柜,柜子里是小单间,一个单间里住一只猫。起初只接了8只猫,柜子里可以放6只,外面还可以散养两只,寄养到1月31号,每只猫50块钱一天。 1月23号,“封城”毫无征兆地到来,武汉市内交通停摆、离汉通道关闭。很多人来咨询我寄养,一开始我会都拒绝了,因为我要保证家里猫猫的安全,猫猫是应激性的,如果受了惊吓,是会把自己吓死的,我也不能收养太多只。 有个人找我想寄养,他也是在我这里领养了猫。那个小猫猫刚送出去一两个星期,大概才三个月。猫主人已经回老家过年了,他之前给了我钥匙,让我帮忙上门喂养。没有想到封城了,也不知道会封到什么时候,封城那么多天,小猫猫害怕了可能会应激死掉。我想着好不容易给它找到了领养,让它从流浪的猫变成了享福的猫,不能不帮帮它,就接到我家来了。 反正每天睡觉之前我都会想好,第二天不能再做这些事情了,但是第二天一醒,又在做这些事情。别人找你也是信任你,一开始想放弃是非常容易的事情,但现在我的微信上已经有很多人了,关于动物的一点风吹草动,都会有很多人来找我,所以想放弃也没法放弃了。 现在家里已经寄养了30多只猫。之前救助流浪猫的时候,家里也有过这么多猫,但总有猫被领走,不会每天都这么多。有的猫运气好,刚捡回来,就被领养了。 我家只有60平,现在却住了我和30多只猫咪。每天铲屎的时候,我都会让猫出来放风,但因为地方小,只能一只只地放。刚开始的时候猫会叫,但现在只有看到我的时候才会叫。晚上我睡觉的时候,大家也安静了,只有发情了的会叫。头几天我被吵得睡不着,但过了这么多天,我也习惯了。 因为有养在柜子外面的猫,每天早上起来,家里都是一片狼藉,桌子上的所有东西都在地上。但是我不生气,因为它们是猫,不是人,不是故意的。 寄养的猫吃的是主人带过来的猫粮。每只猫吃的都不一样,但因为“封城”,再加上寄养是把猫关在猫咪柜里,猫吃的变多了,现在大家的猫粮差不多都吃完了。 疫情来临之前,我囤了很多倍内菲猫粮,当时只是因为便宜,六千块可以买二十几包。现在封城了,家里至少要吃十几种猫粮,采购很不方便。1月29号,我给主人们发了通知,在各自的猫粮吃光后免费提供倍内菲猫粮。 猫砂也要省着用。以前我给每只猫会铺3-5厘米厚的猫砂,但是现在我只能铺一两厘米。即使这样用得还是很快,沙发上已经摆满了猫砂的空袋子。 现在寄养价格很贵,黑心的宠物店已经涨到了一天200块,均价也基本上是100块一只猫。但是我没有涨价,两只猫一起寄养的也只加10块,不想因为钱的事伤了感情。这几天还有不想养猫了的人到我这来找新主人,我估计是因为担心封城太久,交不起寄养费,索性就不要了。但现在我也找不到想养猫的人,就算有人想领养,也不敢出门。我只能走温情路线,劝想弃养的人先留着猫。 对在我家寄养的猫,我也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可能有主人交不起钱、短时间不交钱,甚至最后连猫都不要。我会好好养着它们的,但我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。 我已经和这30多只猫产生感情了。猫咪们刚开始都很害怕我,我一靠近它们,它们就冲我哈气,但现在已经会冲我撒娇了。我铲屎的时候,它们喜欢扒拉我,我会趁这个机会检查它们的爪子,如果指甲长了,我就给它们修剪。看着它们从躲着我到亲近我,我感觉挺暖心的。 在解决猫猫问题的同时,我还自己掏钱捐了6000个口罩,找厂家去对接,大概跑了100多公里才把口罩拿到。我不是只关心动物,我也关心人。可能也有些人会说“人的生命比猫重要”什么的,如果在平常的话,这是不负责任的表现,但是在灾难面前你怎么选,我没办法去指责你。

李考拉家的寄养猫咪,图片由受访者提供

3天,19只疫情还不严重的时候,我接了19家上门喂养,就是给主人不在家的猫咪喂食、铲屎,50块一次。我住在青山区,这19家有在江岸区的,有在江夏区的,最远的离我家40多公里。 封城那天,我打算去喂猫,我妈不想让我去。她问我,能不能不去?都封城了,说明疫情很严重,我收的喂养费还抵不上开车过去的油钱。可我已经答应别人了,要言而有信。猫就像人一样,如果没有补给的话,待两三天就不舒服了。 毕业后我在外面租了个房子,后来搬回家,我妈看我猫太多了,又把我赶出来了。今年过年,我是和父母分开住的,家里猫太多了,每天都要做两次清洁,所以要在这边住。 我爸妈对收养动物的态度,从非常抗拒,转变到有一点点支持我。我第一次感觉到他们态度的变化,是我没有经过爸妈同意,直接往家里放了四条小狗。我妈说家里就这么大一点,你还要放狗,我说外面在下雨,如果狗狗不放回来的话,可能就死了。 我妈说那好吧,限你一个星期之内把领养找到,不准没送出去又把新的带回来。送出去那一天,我把狗送到江夏,路上又偷偷带了两只回来。带回家我妈说,怎么又带了,不是说好了吗?我就说家里这些不是都送完了吗,我妈也妥协了,说我“无缝衔接”。就是这样每天做一点点小让步,后来我妈还会帮忙找领养,会在微信上催我,说几栋又有一只流浪猫了,你想想办法啊。现在封城了,我妈还每天戴着口罩出去喂流浪猫。 所以上门喂猫的事,我妈也没有特别激烈地反对,她就说好吧,我跟你一起去吧。为了这19家的猫,我爸妈开车载着我跑了3天。其实我也会有点担心附近可能有传染源什么的,但是一直在想如果不去的话,猫可能就饿死了,只要有这个念头,那些问题就都还好了。为了预防,我们也带了酒精,隔几分钟就喷一下。 1月23号是第一天,我们晚上六点出发,因为觉得人会少一些。出发前,我们在楼下的小卖部买了30多个一次性纸碗、10多桶1升的矿泉水和一些垃圾袋。那时候还不知道疫情会这么严重,我们都只戴了口罩。 我们先去了离得比较远的江夏区,因为担心第二天会有新的政策,万一封路或者机动车禁行就过不去了,近一些的随时都可以去。那天晚上很黑,街上一个人都没有。 平时,如果你没有单元门的门禁,5-10分钟就可以遇到回来的人帮你开门。但是封城之后,没有人了。因为没有门禁,我们在一家楼下等了半个小时,才等来人。 进门之后,我会把主人家剩下的所有猫粮都倒在纸碗里,铺在地板上。一般是5-7天的量,能分成十多个纸碗。矿泉水是我和我妈一起拎上来的,也倒在碗里。我把猫砂也换了,但不能像平时一样,保证一天一换。我只能跟主人们说,没有办法,能不饿死就先不饿死,没法保证你们回来家里还是干干净净的。其实很多人家都比较乱,甚至有一家,走的时候连厕所都没冲。我妈又很较真,恨不得帮别人把被子都叠了。 挨家挨户地跑,一家要搞一个多小时。上门喂养的第一天,我们凌晨一点才回到家。我把外穿的衣服脱下来消了毒,才发现里面衣服全湿了。 做好这件事,我跟这些主人拉了一个群,发通知说我先在家里给你们放置3到5天的猫粮,后面怎么办,大家一起想想办法。主要是我害怕有可能会封区,之前非典就有过这样的情况,如果封区,我就没法上门了,现在我已经把这19家都匹配到他们小区附近的人喂养了。

李考拉家的寄养猫咪,图片由受访者提供

平台

把这19家都安顿好了之后,我就不再接上门喂养了,改成为需要帮助的主人们“牵线搭桥”。

我有4000多个微信好友,因为之前做流浪猫救助,很多人在我这领养过猫、买过猫咪用品。现在封城了,回不来的主人没法喂猫,我就帮他们匹配愿意帮忙的人。在我这领养出去的猫,我都会拉一个小群,方便对接,这些群有些就发展成了两三百人的大群。我查了当年SARS时北京的政策,担心武汉以后也会封小区,所以只匹配同小区的喂养。

匹配的时候,我一边私信我知道地址的人,一边在这些领养群里不停地问。现在,我每天早上睁开眼就开始看消息,一直到晚上一两点钟才处理完。除了给家里30多只猫铲屎、消毒和喂食,我所有的时间都在看消息、发消息。因为一直盯着手机看,最近我的眼睛不是很舒服,不知道是不是得了青光眼。

匹配成功之后,还要解决钥匙的问题。有的主人会把钥匙用顺丰寄过来,但更多的是找开锁公司换个锁芯,也不会把门破坏了。开锁前我会问猫主人,你们家有没有什么贵重物品,是猫命重要还是东西重要?他们就说猫命重要一些。之前的19家,我为他们找好了愿意帮忙的人,其中有个人来我家拿钥匙,还塞了一包口罩给我。

25号的时候,一个之前在我这领养过猫咪的护士告诉我,她要“上前线”了,可能不会回家住,没办法喂猫了。我把求助信息在几十个群里都发了个遍,才找到了愿意帮忙的人。

也有不着急的主人。我帮他找到了人、谈好了价格,还专门找了人把钥匙从我家带到喂养人的家,花了很多精力。我问主人可不可以明天上门,他两天后回我:已经处理好了,不需要我帮忙。我就被气哭了:明明是别人的猫,反而是我在操心。

除夕是封城的第二天。那天晚上,很多主人都很着急,担心自己家的猫没人喂。我忙到了凌晨两三点钟,一直在帮忙匹配和找人开锁,没顾得上吃饭,凑合吃了点泡面和薯片。家里没有电视,我也没办法看春晚。我一直在看消息,零点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。

因为没想到会封城,很多主人家都没有猫粮了。1月29号,我联系上武汉郊区的仓库和配送公司,建了一个送货上门的群。猫粮和猫砂是最紧缺的。我在群里贴出来了一张报价单,所有产品都不溢价,也不收配送费。

群里现在有200多个客户,还不断有人向我咨询,但我决定不能再加人了,不能让配送小哥们冒着生命危险一直在外面跑。

群里也有一些很自私的人。有个猫主人只买了一件东西就要求送货上门,我就生气了: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,是你尊不尊重别人的问题,你把人家配送小哥的生命当成什么?还有人在群里买了猫粮,但是不在武汉,希望配送小哥帮他喂一下猫。配送小哥没养过猫,一天要送40多家,我告诉这个客户,如果小哥忙忘了就算了,他回我,你们智商是有问题吗?喂个猫都不会。我真的又想哭又想笑。

爸妈起初不支持我救助流浪动物,一直劝我:少养一点、少养一点。可我听不进去,两年多救助了700多只小动物。我平日里上班忙,总是我爸来遛狗,我妈偶尔从我家里拿些猫粮出去流浪猫。他们嘴上劝我别做了,实际却在帮我,这次上门喂养猫咪,我爸开车,我和我妈上门,如果没有他们,我一个人怎么喂的过来。前天晚上,我妈告诉我,爸爸主动报名参加雷神山医院的建设工程了。收到消息的那一瞬间,我真的很想哭。我还年轻,怎么折腾自己都没关系,但是我爸爸老了,经不起折腾。

我和30多只猫的主人们拉了一个微信群,群名叫“春田花花幼儿园”,每天给他们发猫猫们的小视频报平安。希望疫情能快点过去,武汉能早日解禁,猫咪们也能早点见到主人。

应受访者要求,李考拉为化名

GQ报道正在征集疫情防治的相关采访信息,如果您身处疫区、受到疫情影响,或是了解对疫情防治有促进作用的各类信息,欢迎随时与我们联系!

无论您是医护人员、患者及家属、疑似患者、物资供应方、运输方、志愿者、疫区服务业人员、了解疫情知识的专业人士……我们随时准备听到您的声音! 您可以在本文评论区、公众号后台留言,或发送邮件至[email protected]留下您的联系方式和您能够提供的信息摘要,我们会第一时间与您取得联系。 让我们一起努力,共渡难关!

在公众号后台回复彩蛋,送你一个彩蛋

采访、撰文:少少

编辑:诺查

监制:何瑫

运营编辑:肖呱呱

Edit

Publis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