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武汉-有这样一支4000多人的爱心车队

From

武汉封城、公共交通全部关停以后,陈述杰和几个朋友一起召集起一支4000多人的爱心车队,为武汉市的医务工作者们提供后援支持。直到1月25号,团队里已知至少三人出现发热,公益接送医生行动暂时停止,他们仍然在帮忙运输医疗物资,用行动持续为这座处于黯淡冬日的江城传递温暖。

口述 | 陈述杰记者 | 李秀莉1月23号,我们3-4个人凑在一起产生了做公益车队的想法。当时封城的政策出来,地铁、公交都停了。正好我们与医院有工作联系,看到有些即使不是发热门诊或呼吸科的医生,出租车司机也不愿意载,他们甚至需要步行十几公里回家。有些医生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还要在医院里吃、睡,确实很辛苦,所以想尽自己的一份力。再三考虑,我们决定开始拉群。 一开始是在朋友圈征集车辆,拉朋友加入。1月23号招募到400多人,到1月24号早上,人数开始爆发,1月25号包括志愿者和医护人员在内,已线上聚集起上万人。整个过程我们没做任何宣传,单纯靠人传人的形式。至于为什么24号开始人数猛增,可能是很多24小时值班的医务人员不太关注外界信息,封城当天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,等到封城的第二天,要上班的或者下夜班的都反应过来了,这个时候需求就爆炸了。这些人分布在大约23个群里,每个群300-500人不等,其中4000人左右是爱心车主,其他都是医护人员。除此以外还有物资转运群、物资捐赠群等,它们都有和红十字会、卫建委对接。

远征 摄 由于我们是自发临时组织的民间团体,所以一开始管理非常混乱,尤其是从400个人突然升到近万人的时候。直到很多好心人站出来承担群管理的工作,才逐渐恢复秩序。现在每个群至少有一个管理者在帮忙协助上传、下达。提示大家安全以及反馈一些重要的信息。拉人进群的同时,我也和很多打车公司联系,希望他们能够把一些技术或者后台系统借给我们,或者是参与到行动,但是要么联系不上,要么他们在武汉地区停运,要么遭到拒绝。没办法,就只能自己搞。我对接了一个朋友的公司,请他们帮忙开发一个简易版本的H5,实现简单的接单和下单功能。当然他们也是纯帮忙,公益性质。虽然有很多医务人员想向我们捐款,我们也都拒绝了,因为怕性质变了。我们主要通过车主所在的区域与出发地划分服务范围,比如你的出发地在武昌,那么就到武昌接送。当然也不一定,有些车主会在各区流动。大多数情况下是固定接送对象,医护人员把自己的联系方式发到H5系统里,爱心车主来对接。但是因为车主也有自己的时间,医护人员上下班的需求太大了,很多不能全部得到解决。我们也碰到很多从外地经高速路回来的人,因为车子进不来,只能在高速入口等待着,再由我们紧急协调一些车主过去,把他们接回医院。现在我们通过过江隧道时必须量体温。但封城以后不堵车倒是真的,接人很快。

远征 摄 可能考虑到我们队伍比较庞大,有聚集性效应,一开始有人出来阻止过,但是我们协商解决了。后来我们也和交警部门沟通,所有的公益车辆系一个绿丝带。遇到交警阻拦,给他们看一下和医护人员的接送聊天截图。我们自己也制定了管理手册,车主应该做到什么样的防护,以及医生坐车的礼节,比如医护人员尽可能为私家车主提供消毒水和酒精等,都是写在手册里的。同时我们不提倡接病人和发热的医生。甚至尽可能不要接发热门诊以及肺炎治疗门诊的医生,这些规定的目的也是为了防止传播源的扩散至他人的交叉传染。我们尽可能在安全的前提下帮助一部分医护人员。当然我们现在碰到的在发热门诊的医生很少,他们很多下班直接住医院,有自己的隔离措施。医生包括医院自己也不希望把病毒传播出去。虽然一再强调安全性,仍然有爱心车主在无防护情况下接送医务人员。到1月25号,团队里已知至少三人出现发热,我们就把公益接送医生行动暂时停止了,同时呼吁广大医护人员拒绝热情车主的接送,等待核实是否是因为未进行防护导致的发热或感染。暂停服务不久,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第九号通告出来,称除经许可的车辆,中心城区区域实行机动车禁行管理,各社区配备足够车辆服务有通行需求的市民。再加上缺少防护物资,车主确实要承担很大的风险,所以我们就基本停止这项志愿服务了。1月25号下午,我在朋友圈里写下:民间组织的最大使命是传递爱心,传递温暖,给我们的政府有缓冲时间,我们的任务到这里差不多完成了。

远征 摄 不过物资运送服务还在持续,昨晚近凌晨两点,我们的五十辆爱心车主还在去接送医疗物资的路上。到今晚,这些物资将会分发到各个医院。也有公司已经做出线上帮扶软件,让需要用车的产品登记,可以接的司机登记好了去领取。我们在中间帮忙分发。我今年30岁,做媒体工作,是土生土长武汉人,这里就是我的家,很多医护人员都还不是本地人,他们却在前线作战,如果帮不到他们,我寝食难安。但是又要顾全大局不能导致病毒传播,因此真心希望政府征集组织官方支援车队,我一定参加。

作为观察者和在场者,现在武汉给我的感觉是,情况非常不乐观,据我所知,各大医院都缺物资。有些确诊的患者因为床位已满,无法进到医院。很多患有其他疾病的人也进不去,前几天有一个朋友的姥姥摔断了五到六根肋骨,去医院,医生请他回,因为可能会传染,危险很大。那么就没有地方能够医治。面对此类种种,我想我们也做不了太多,惟有尽自己一份小力,让这个城市尽快好起来,让我们的生活早日回到正轨。

#我在疫情一线# 话题征稿持续进行中 《三联生活周刊》全媒体现面向所有读者征稿。包括但不限于:奋斗在疫情一线的医护人员、媒体同行们的故事,专业人士对接下来防疫工作的建议……

此次征稿形式不限:文字(1500~2500字为佳)、图片(原创拍摄)、音频视频(原创录制)都欢迎。大家携手,共度难关!注:请务必保证故事真实、客观,不造谣、不传谣。

《三联生活周刊》微信公号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来稿格式:#我在疫情一线#➕标题《三联生活周刊》官方微博参与话题:#我在疫情一线#《三联生活周刊》中读APP投稿邮箱(音频投稿为主,5分钟以内为佳)[email protected]

期待你的来稿!

⊙文章版权归《三联生活周刊》所有,欢迎转发到朋友圈,转载开白请联系后台。未经同意,严禁转载至网站、APP等。

Edit

Publis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