孝感前线医生-武汉更难-我们下面不好意思提要求

From

武安医生(化名)所在的医院是孝感市三家抗疫医院之一。距离武汉66公里的孝感是距离武汉最近的地级市,截止到1月28日上午,有确诊病例173例。与暴风眼武汉一样,以孝感为代表的武汉周边小城也正在经历着决战时刻。

坐诊之外,武安参与了数十个民间互助组织,将捐赠物资对接到省内的上百家医院,目睹了抗疫前线的最真实画面。

本文电话采访于1月27日晚进行。请继续关注疫区的最新疫情进展。
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因为对外发布了求助信息,一个知名基金组织联系上了我。由于我几乎能联系到湖北所有二甲医院以上的一线医生,我开始深入地参与民间物资对接。后来一下子衍生了几十个互助群。现在每天一睁眼就是物资信息。

一些民间团体只认武汉的四大家医院:同济、协和、中南、省人民。底下的小医院不认。可恰恰底下的县市得到的救援更少,情况很迫切。我在互助总群里,同时联系着省内各地的医院,哪家的防护服库存告急,我先派一百防护服过去应急。刚开始有人担心我们下面医院中饱私囊,其实我们把全省医院当成兄弟,自己医院一点也没留。

我们医院一直准备得挺充分。在疫情公布之前,我们院提前买了一批防护服和n95口罩。为了抗疫,院长已经空出了一部分床位做隔离病房。

孝感市此前有两家定点,1月27日新开了一个东南医院定点(原本是私人医院,地广人稀),从别家医院各出一部分医护人员到新定点。因为要支持办新定点医院,我们原先储备的物资就不足了。

其实我们医院物资比武汉还缺,但武汉很惨,我们下面不好意思要。可武汉周边的需求量太大了。就拿我们院来说,现在医院公告,非一线医生不发n95,不向民间求救。偶尔门诊的人受不了了,在社交网络上发一点求助信息,但是没有响应的。门诊的医生想要一件一次性手术衣,要了三天没要到,就穿个白大褂接诊。

我还有一个朋友在孝感市定点医院呼吸科病房,因为物资匮乏,医生只戴口罩接触高度疑似病人,感染风险巨大。科室已经有三个医生发烧。只能把医生和病人关在一起隔离,边隔离,边负责病人的诊疗。我每天都在手机上鼓励这个朋友。他第一天很崩溃,对我说,“我可能会死在里面”。这几天情绪稳定了,他安慰自己,至少现在医院装备全了。

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。孝感市唯一一家三甲医院,物资缺到什么程度?护士长召集了所有护士,拆了办公室所有文件夹,扎两个眼,用输液管穿过孔绑在脑袋上,这样就做成了一个防护面罩。有完整的视频攻略教我们几家医院怎么自制护目镜,一直在医生群里流传。医生们进隔离病房之前要喊一声加油,进去的时候穿了防护服但是没有n95。

很多医院一直自称物资充足,可我去到他们的急诊科,看到大夫身上穿的防护服连一级标准都达不到,正常要求至少是三级。他们没有一次性帽子,就去手术室拿鞋套套在头上。社区医生还惨一些(社区医院刚开始不承担任务,突然承担诊疗任务,根本接不过来),把大桶的农夫山泉塑料桶用刀割开套在头上,接上两个过滤器,过滤器里用食盐替代活性炭。

对于本市疫情的情况我也是担忧的。我们孝感刚开始1例都没有,后来一次性报道22例,目前的病例数173例,低于黄冈的213例,这是不太符合流行病学的(因为大数据显示,武汉流向孝感人口多于流向黄冈)。这可能是前期缺少试剂盒,及临床没有确诊权,诊断权在疾控中心有一定关系。

但根据经验,有几点基本可以断定这个人是新冠携带者:1.有疫区接触史。2.血常规白细胞和淋巴细胞大幅降低。3.肺部ct呈现毛玻璃样——如果这些全中,也只能在病例上写“诊断病毒性肺炎可能性大”。但处理都是绝对隔离(终于用上了事先准备的隔离大楼)。

和武汉一样,随着时间推移,后面会有更多确诊病例,不排除超过黄冈的可能。

目前,我们院的一次性手术衣只有400多件,但我们有一千多名医生。医用帽子一个都没有。在病房里我就戴一个普通口罩。春节之前我们科就只有100个外科口罩,护士就用普通口罩带两层三层自己安慰自己,其实大家做过实验,普通口罩戴几层都和一层是一样的。

就是这几天,民间组织问我,我们医院还缺不缺物资?我说我们什么都缺,什么都要。他让我列了个需求单子,我小心翼翼地填,口罩一千个。他们自主帮我把一千个改成了一万个。还有人要花几万块钱买了几百个防毒面具,说这个肯定管用。真的是很感动。

“希望调整政策,放一些小快递进来”**

其实从官方公布的数字上看,物资问题应该已经解决了。官方数据显示武汉有45万个护目镜。问题在于红会和慈善管控着物资,在民间自助组织里,我们志愿者每天三个人装一集装箱,每天满武汉跑,发物资发到半夜,可红会五十个人忙不过来。

封城之后,车辆封了快递也封了,民间捐助都卡在外面。很多物资的快递是给我们地方的,但是武汉不让过。周边县市的医院只能用120开车去接,接了就跑。黄冈市某三甲医院就开着120跑了127公里到武汉接那720个口罩。接完后立刻返回医院执行接诊任务。这几乎是武汉周边普遍现象。只能开120,其他车过不了高速。26日我给麻城那边的医院分口罩,运送物资的车辆停在一座桥上,桥长一公里左右,医生飞奔往桥的另一端,电话里他气喘吁吁,就怕车辆不等他,就为了1500个口罩。因为他们医院一个口罩都没有了。

就拿民间资助我们的医用手套来说,有两三千双,但一直都在物流上卡着,过不来。从鄂州到麻城因为封路要跑四天。怕物资过不来大家都发顺丰,传说顺丰有绿色通道。到现在顺丰也不敢接了。库存太多发不出去,搞乱了。我就希望能够通过媒体呼吁,希望能适度调整封城政策,放一些小快递进来,风险小,但是能解救临床几百人的安全,医务人员等不了了。现在很多合格的快递在路上没法被接收。

“拿着钱买不到东西,见到东西就想买”**

还有一点要提醒大家,要小心诈骗。我对接的民间组织中,很多学生把压岁钱拿出来给我们捐。8毛钱的口罩卖6块钱他们都舍得买,这次疫情中出现很多哄抬物价的不法商家。这些孩子为了骗我们接受,就说是花几毛钱买的,实际上很贵。我在群里说,大家冷静一下,不能让那些黑心商人发国难财。食髓知味,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。

这两天我进所有群都发现大家在讨论一批国外口罩kf94,2800万只,国外卖三块钱一只,过关要六块以上一只。总额都过亿了。居然有人说要把这2800万只吃下来。kf94号称可以替代n95,但实际上只相当于外科口罩,且未经过我国标准测试。这批口罩的出现我非常存疑,性价比很低。我很担心这批孩子,其实他们没什么钱,这些年轻人拿着手头不多的钱买不到东西,见到东西就想买。

我还很多次在群里发现骗子,他们冒充是民间购买者和商家,煽动群内气氛,但话语里错漏百出。我在群里喊停,没有人理我,我就私信其他成员,告诉他们这是骗子。后来我们大家都不说话,这几个骗子就退群了。

前两天物资进不去武汉,有人说可以来高速公路上接物资,我和同伴一起开车送去。结果对方是假志愿者,接到手后转手就卖了。原本想着这些志愿者冒着自己被感染的风险还在外面跑来跑去,内心非常感动,就没有任何怀疑。后来给医院打电话发现没有接到物资,才知道上当了。

出了这样的极端案例后,我们就开始直接对接医院。再后来我们都直接对接到医生。一些胆小的医院不敢私自接受,但也有一些医院总是接得很爽快,看见物资直接抵达前线,我内心也非常激动。

来自民间捐助的物资

“总理来了,大家都很振奋”

大概是在2019年12月20号左右,我知道了冠状病毒的出现。刚开始我们觉得是流感,眼见发热病人越来越多,心想按这种情况下去,非典早晚要再来一场。当时没想到是新型冠状病毒。真正感觉到严重性,是武汉把华南海鲜市场封了。听武汉的朋友说,华南卖野味,此前政府从来都不管。这是个信号。我觉得坏了,疫情要扩散,马上要过年了,止不住了,春运一开始全国都要受影响了,结果果然,每一步都按照我们担心的方向走的。

武汉市内的政务也不太畅通。有一个消息是我经过求证的。上海的医疗团队来武汉支援,人家是带着物资来的,往金银潭派了百八十人。可到了之后,发现病人们没有饭吃,医生们就把自己的饭让给病人,可一直干到下午两三点,还是没有饭吃。医生们向区长反映,对方回答说“我们正在开会解决这个问题”。群里真是在破口大骂:一百个专家没饭吃,这个还要开会来解决?民间有四个人希望给医生们送饭,但是车子不让上路。

1月27日,总理来了,大家都很振奋。总理没来之前,我武汉的朋友说,“我要死在武汉了”。总理去了金银潭医院,视频里大家全在哭。我看到视频时我也哭了。这段时间大家都经历了什么,实在是永生难忘。我希望互相鼓励,但也知道这次一定会是场持久战。

我27日被通知,明天要去东南医院隔离病房了。现在大家都抢着去,没有去到一线,我们觉得很惭愧。几次报名去隔离医院我都是第一个报名的,但是规定主任先上,然后党员上,然后才是非党员。所以没轮到我。这次我第一个报名,无论如何也要去。

可大家都去了本院科室怎么办?医院就说谁后报名谁留在科里。我不管,我第一个报名必须得去。我们退二线的老院长56岁,他最后报名,但也要求一定要去。他56岁了,因为物资紧缺,上发热门诊连一次性手术衣都没穿。

钟南山19号来到武汉,23号武汉宣布封城。这段时间武汉很多人就开始往外跑。到现在我也很愧疚,我不知道向我打听消息的这些人中,有多少是得到消息后就连夜出城的。据我所知,最远的是开车跑到了黑龙江。我的一个邻居,我当时对他说你别走,出去就是害人,如果确定了感染还要判刑的,他现在在北海,他老婆确诊了。

我们小区里有个33岁的女人,她爱人陪她辗转各大医院,没有一家收治的。一个大男人陪他老婆每天哭哭啼啼的,但他们夫妻很负责任,没有回小区,一直都在外面的酒店住。前几天他们被一家乡镇卫生院收治了,我27日一早给他发信息,到现在也没回。

(采访时不停咳嗽)我之前得过流感,因为带病坐诊,五个星期都没好。这些天每次咳嗽都怕别人害怕,于是不停吃镇咳药。

我把老婆孩子送回了老家。他们每天都和我联系。我报名去了隔离医院,没和老婆说,但她了解我,问我你是不是报名了要去?她说你报了就和我说,我不会阻止你,但是你自己要做好防护,没有防护的时候不要把防护让给别人。

她知道我能干出这种事。没办法,身为医生,这个时候顾不了那么多了。我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。我们一个前线大夫,很多天没有回家了,有天和孩子视频,孩子对着屏幕说,爸爸你别动,我抱一下你。就是孩子太想他了。

武汉周边城市的多家医院,仍有物资缺口,急需社会各界予以援助。如有援助捐赠意向,请您点击文末的阅读原文,查看各城市医院联系方式,与其取得联系。让我们一起帮助疫区百姓渡过难关!

GQ报道正在征集疫情防治的相关采访信息,如果您身处疫区、受到疫情影响,或是了解对疫情防治有促进作用的各类信息,欢迎随时与我们联系! 无论您是医护人员、患者及家属、疑似患者、物资供应方、运输方、志愿者、疫区服务业人员、了解疫情知识的专业人士……我们随时准备听到您的声音! 您可以在本文评论区、公众号后台留言,或发送邮件至[email protected]留下您的联系方式和您能够提供的信息摘要,我们会第一时间与您取得联系。 让我们一起努力,共渡难关!

在公众号后台回复彩蛋,送你一个彩蛋

撰文:卫诗婕

编辑:何瑫

运营编辑:肖呱呱

Edit

Publis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