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疫情封门之后-谷雨

From

撰文丨张瑞编辑丨王天挺

出品丨腾讯新闻谷雨工作室×故事硬核

在江苏涟水,一家居民家门被用金属管封住的视频引起关注。视频中一住户门口贴有“此户系武汉返乡人员,请勿接触”的告示,几名男子正在用金属管封住住户家门。户主表示,家中并无人员感染,只是家中三人在春节前由武汉返乡。昨天,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涟水县委宣传部,对方表示他们不清楚具体为什么采取这种手段,但承认确实有些过激,已经联系当地拆除。

我们与被封门的当事人取得了联系,她和我们都理解,在紧张的全国性防疫工作中,这只是一件小事,但这也提醒我们,病毒感染的是人的肌体,但恐慌和狭隘却会腐蚀文明,不要让恐慌主宰了人情常理。

以下是被封门户主的口述:

今天上午11点多来的人,把那个架子拿开,之前一根钢材料直接顶到对面墙上,想推门也推不动。但现在也不算是打开门,因为还贴了封条,封条上写了啥我也看不见。贴了封条就还是不能开门,一开门就破了嘛。来之前打了电话,和我们协商,说这个架子可以拆掉,但我们一样不能外出。日常所需还是微信和他们说,他们送过来。说要互相理解,因为是非常时期。

这个东西也没有绝对的对和错,淮安确诊的病例是在增加,他们工作人员可能也有很大压力,可能造成了地方上对武汉来的人就贴上了标签。

但无论什么时候,这种强制性禁门的做法我肯定是不支持的,他们觉得我们没有做到一步不离,但我觉得这个可能和认知有关,在我的认知我只要不乱串门,不到人群聚集的地方去,我有生活需要是可以出去的,所以这点沟通方面就出了点问题。拆掉几分钟搞定了,现在你说我的心情,给我开门了我也一样不会出门,出去了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。但我不想出门和你把我关起来这是两码事,两种感受。但是也有好多网友觉得你是那边回来的,你就不应该出门,各有各的理。

我们一家三口是21号早上从武汉开车回来江苏,我是涟水县人,从09年我们就在武汉做事,中间只有一年过年时候没回来,其他时候,每年过年的时候都回来看父母。

回来的时候疫情还没有说的这么恐怖,武汉还没有封城,口罩我都没从武汉带过来,还是回来的时候在药店买了一包。县城里面都还觉得无所谓,原来每年回来我都会去拜年,但今年我一家亲戚都没走。我心里也有数,从武汉回来,觉得自己像一个异类一样,也怕别人嫌弃。我后来还想,如果我们晚一天走, 23号封了城,我们就不会回来了。

封城之后,疫情爆发那两天,就很恐慌了。口罩已经断货了,县城高速路口封了,大润发超市也关了,小区的商店都不准营业。不管你是不是武汉人,只要从疫区出来的,就当你是危险人物。我有个同学,她比我早两天从武汉回来,武汉传出来封城之后接到几十个电话,打电话的人说自己在哪个酒店吃过饭,问她有没有去过?

车我没敢开出去,在小区没有动过,除夕社区登记姓名和身份证号,然后每天发两次体温过去。我们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毕竟我们是从疫区回来的,这个病毒看不见摸不着,潜伏期又长,我看见家里小孩打个喷嚏自己都害怕。回来后到现在,我们三个人没有一点症状,一切都正常,你想我到我娘家来,有任何症状我比所有人都怕,我要害不是害我家里人?我已经回来七八天了,也不是武汉逃离回来的。

大年初四的早上,七点多钟,一个电话打过来让我们报身份证号,当时我们都还没起床。当时在小区的群里面,我们的身份证号楼栋号包括姓名,都在里面传。所以又再次要身份证号码,我就有点烦躁,我说已经报过了,我可以再报,但你们不要乱传,也要保护个人隐私,不然以后很麻烦。他说你要觉得麻烦,你当初从武汉回来干什么,你不要回来啊。当时我听了这个就很生气,这不是没事找事,和他呛起来了,我说我不报,他说你不报就把你当逃离武汉处理,我说那你就这么上报。当时电话里面说,信不信我一个小时过后就把你门封了,下午三点半就真来封门了。

钉门的时候我们是听到才晓得,突然听见电起子的声音,门一条缝都打不开。我父母,我弟弟和我两家,一共三个小孩,都在屋里面叽叽哇哇地哭。我女儿当时就说,好像武汉人都是罪人一样,十恶不赦。孩子在里面喊,你们封门干什么,但门已经打不开了。

我们住在二楼,应该是社区的领导在阳台下面喊话,说我们有扩散疫情的危险,他们是不得已才封的,有需要他们随叫随到,买东西他们来买,开发票,我们付钱。

他们后来在下面喊话,说从封门这天算起,隔离十四天。不封门我也不会出去,但我自己不出去和这种强制性出不去,这是两码事。

我那个从武汉回来的同学,她在另一个小区,打电话给我,说自己家被贴了封条,也是不能开门,社区说如果封条破了也像我家一样用钢板钉起来。

严防是必须的,他们也有自己的任务,但这种封门有点违背人情常理。我觉得他们等于打了一个擦边球,没有法律规定不能封门,也没有文件下达可以封门,我觉得他没有文件不能这样对我,他觉得上面也没不准他这样。

封门那天我就想回武汉,打武汉市长热线,宁愿遣返回去。但后来一想,我走了家里人还是要这样钉在屋里,就放弃遣返了。

封门后有好心的邻居给我们送菜,也是用绳子吊上来。这两天就是待在屋里,客厅到阳台阳台到厨房厨房到客厅沙发,但是这点我觉得全国人民都是一样的。

昨晚我列了一个单子,让送一些菜和水果,今天他们送过来了,比市场价低20%,这个我也不编排他们的坏话,是用绳子从阳台上吊上来的。现在房间垃圾篓都满了,厨房垃圾最多,我门是一条缝都打不开,除了让他们来收,不然怎么办呢,我也没办法。今天我妈和我说,社区在楼底下放了一个垃圾桶,让我们把垃圾往下倒,倒得到里面就倒在里面,倒不在里面,垃圾撒的到处都是也不像样,就卫生人员再搞。

封门的视频被发到抖音上面去了,不知道是不是他们自己发的,还觉得他们做得好,至少不会被说没做事,没管好我们这种人。我知道这是属于国难,都是没办法的事情,没这个事他们不认识我,我也不认识他们,他们也不可能这样对我们。我只是觉得这种做法不对,我不理解。

我妈妈一直说我态度不好,现在只能听他们的,他们说什么时候解开就什么时候,我说就算我没读多少书,但基本的道理是知道的。我们也没找关系来开门,找是可以找,但现在这个风头上面,没想着麻烦别人。

除了睡觉就是打牌,不自我消遣还能怎么搞呢,一家这么多口人,打牌还是凑的起来的。就算给我把门打开了,现在也不能出去。你这么多在家,要怎么活动呢。要别的活动,楼上楼下不就扰民。这个事情也不论谁对谁错了,大方向上是国难嘛,我也不能在这种时候乱上添乱,关我两天我也没出啥事,门以后开了也就算了。这个事情怎么说呢,大方向都是为了大家好,小方向只是我自己觉得有点委屈,被钉门了。是为了大家好的事,但对我个人来讲,觉得没有点尊严。等过了隔离期,什么事都没有,那也是皆大欢喜。

在生死面前谁不为自己,都是自私的。举报我们这种行为,我还真不好说谁对谁错,只能说他们对疫情认知太少了,每个人的理解程度不一样,他们就是看见你这样人就害怕。对于害怕你的人,那你怎么说呢,人家为他生命着想,我也不能去恨他。其实我觉得这种人比我更难受一些,因为他整天担惊受怕,活得更累啊。

最后感谢众多网友和这社会平台为我们这些武汉返乡的人发声!也希望疫情早点过去,大家同心协力对抗疫情!

故事硬核工作室致力于讲述最好的非虚构故事。本文由腾讯谷雨计划支持,腾讯新闻出品。未经允许禁止转载。

Edit

Publish